收藏到:
  • 珍珠梦

    那天晚上,我一直在想外婆,那个十几年来一直用爱包容我的外婆。听人家说,外婆曾经是村子里有名的家庭主妇,而且还是个干农活的能手,把所有农活一个人揽起来:下田种菜,收割稻谷,放牛等等。听几个经常和外婆一起干活的村妇讲,外婆很勤劳,而外公很有文化气质。我小时候的记忆里,外公每天按时睡觉、起床,他爱读书,他给我讲很多有意思的故事,他也教我读书写字,当然,这些都是我寒暑假的时候才有的,平时,我一直和外公外婆在村子里过。再后来,我偶尔回过自己的家,帮父母收割稻谷
    这些年,我亲眼看着我的家人为生活忙碌和奔波,可是还是没能冲出生活的怪圈。听外婆说,外公曾经是部队的文秘,抗美援朝期间,外公随部队南征北战。因为外公的文笔好,总是把战时的消息及时的对外宣传,所以部队领导给外公颁发了很多枚勋章。战争结束后,外公回到了家乡,过起了平常的日子。可是外公仍然忘不掉他的文秘情结,生活之余经常写毛笔、看书、读报纸、看新闻等等。个子矮小的外公因为战争的颠沛流离,身体大不如前,一直咳嗽不断,感冒头疼发热什么的,他随身必携带风油精和万精油,平时还吃中草药。因为爱读书的缘故,外公高度近视,甚至连睡觉都戴着老花镜,有时候实在看不清,他就用部队时用过的显微镜照。虽然那时候生活清苦,一日三餐都是白菜就着酸菜吃,文革时一家老小甚至吃过树皮,草根和观音苦。可是生性乐观的外公,偶尔也扛起了锄头,去下地锄锄草,种种菜。外公对于这样的日子,却从未抱怨过,他说什么样的人生有什么的活法,但快乐和幸福是不会消减的,他总说农民有农民的快乐,家人欢聚一堂,谈天说地,这是好多人求都求不到的
    外公是个好外公,这一点我很清楚。他用心栽培着我,虽说我从小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可外公给我的教育不比任何孩子少,他教我诗词,教我下棋,后来我到乡里读书后,他又让我到画室学画,他知道我爱这些。外婆常说我们家还没出过一个真正的 才女 ,显然,外婆认定了外公会把我培养成一个才女,外公亦希望我成为那样的女子。外公常对我说 腹有诗书气自华 ,而我也一直记得 可这些在一个家境日益贫困的小家庭里,似乎总显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    是的,是不可思议的,在这样一个家家户户生入不敷出的村子里,没有人家会有书房,更不会有一家的孩子学吟诗、学吹箫、学书画,而这,父亲曾教过我。我家特地腾出一个很大的书房,尽管屋子坐北朝南、又低矮阴暗,通常没有光线、非常阴冷,但里面却有好多的书,那都是外公留给我的。原先那些亲戚家有读书的孩子们都把旧的书本留给我。为了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,我开始认真地学写字。
    这期间最让我难忘的事是小时候,我妈妈特地从镇上买来一只小白猪回家养,这只小白猪就养在我家房屋后面,妈妈还特地在那里垒了个猪圈。我家一日三餐用白菜杆叶喂这只小白猪的,妈妈还特地从镇上买来五十斤猪饲料来喂它,没有想到一两个月过去,它就长了几十斤的肥膘,成了一只彻彻底底的大肥猪,谁看了都说这只肥猪可真够肥的,都来向我妈妈讨要养猪的秘方,我妈妈就直线告诉他们多亏了她去镇上牲畜饲料站买的猪饲料。她这一说,以后村里的人养猪都不敢掉以轻心,都去镇上牲畜饲料站买猪饲料,把自家的猪都养的白白胖胖的,一些人甚至靠养肥猪赚了大钱,脱贫致富。
    可是有一次,我爸爸和妈妈吵架,我妈妈被我爸爸打了,我妈妈一气之下,带着我去她娘家。半路上河水暴涨,正在我妈妈犹豫之时,一阵熟悉的哭泣声从我们背后,我们回头一看,竟是我的姐姐林慧萍。原来我和我妈妈前脚一走,我的姐姐怕一个人呆在家里寂寞,一路上也跟着过来。我妈妈看到河水暴涨、齐膝高,就硬叫我姐姐回去,否则她要抓来暴打一下。我妈妈这一吓唬果然有奏效,我姐姐哭也似的跑回去!为了安全起见,我妈妈决定背着我过河。她试了几下河水,最后和我把岸边的大石头都扔进河水里,搭成石桥,搭好后,我妈妈背着我从石桥上经过,顺利地去她娘家。她娘家在河星村,我们一到那里,就有很多人拿吃的给我们吃,什么蕃薯条、咪咪虾条、醉螃蟹、小龙虾等等。对了,话说那时候能吃到这些高档东西,是因为我妈妈的堂弟是个亿万富商。逢年过节,他都会回乡省亲,带回很多他公司生产的特色产品。有人会问,这么个有钱的亲戚,为什么我妈妈不去投奔他呢?其实我那堂舅是个十足的吝啬鬼,按西方的话来讲,是个中国式的 唐吉柯德 ;按中国的话讲,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