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到:
  • 看戏,已经远去

    十几年前,连黑白电视机都鲜有的时代,网络更是学校都没有。在农村哪家要是有台黑白电视都是无上的荣耀。那时,农民们最大的娱乐就是戏班子的演出。看戏的那天又是放炮又是欢呼。村民大多清贫,戏班子搭台演出一天的收获多是油米粮食之类。但他们演出热情却可以说是超出所有人。他们爱这份工作,他们愿意用自己的汗水换来大家的欢声笑语。抗美援朝时期人们都说战场上保卫家国的战士是最可爱的人。我估计,那时的村民眼里,他们也是可爱的。
       我的印象中看过几场,具体类容当然不记得了。不是我记性差,当时我没没上学前班呢!孩提时代的我虽然也对台上的大花脸感兴趣,但更多的是趁母亲看得津津有味,无暇顾及我时和伙伴偷着玩耍。
       现在想起,他们是伟大的。洒下自己的汗水,换取别人的快乐。像我祖母那辈都是从公社有过,很少笑,但戏班子一来,她是真心乐了。放下手中的活,一大早就去占好位置。每次演出,现场都是黑压压一片。
       这一切却已被岁月磨得只剩些残缺的片段。可能再过些时日,这些零星的记忆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    在这浮躁的社会上摸爬滚打,焦虑不安的心无法平静。突然间我多想再看一场戏,我回味烈日炙烤下的热情,更怀恋人潮涌动的现场。然而,这一切都是一场能,梦过无痕。戏班子估计没有了,是啊,信息时代,导演辈出,他们拿什么去竞争。或许他们也就过泪,其中的悲情胜过人生中所有的作品,胜过每一次演出,在他们将死去而无人接班时。
       我害怕这样的时代,知识爆炸性增长,淘汰越来越快。洋人的节日,洋人的服装,无不印衬着人们的欢喜。的确,几千年的演变怎能赶上近代以来的翻天覆地?
       随着西方浪漫主义的涌入,融合东方武侠,成就了新时代的网络小说。我们必须承认网络小说是时代的必然。但他的存在价值和他的出生一样,就像驴马之交后的骡子。我也钦佩网络作家天马行空的笔风及其惊人的想象力。很感谢他们开拓了这一领域,是他们的辛苦丰富了我们的视野。
       然而,有多少人能以文学的角度去赏析?更多的是高度近视者凭借课桌上满堆书的掩护下,整天看电子书。这也算丰富人的生活吗?确实,相比课堂,它们丰富多了。家长常年辛苦在外,过年回来,见子女的近视又加重了,还以为是学习辛苦呢!我无意诽谤,因为有段时间我也是这样度过。那种感受就像被洗脑一样,做作业满脑子还是主人公的风流倜傥和光辉的人生经历。
       看到这里,大伙估计也有些愤慨了吧!这还不算呢!我还知道要做作业。更有甚者,是完全不上课,他们有更大的理想,自己构思写作,名利双收。我的天,真的入魔了。先不说你那千篇一律的仿写能否成功。荒废学业,抛弃技术,如果没有好的月票啥的,这一生可就毁了。
       我还想说:你们心中仰慕的唐家三少等作家,他们比你太早发现商机,他们还有你们不得不承认的天赋。或许这对正在奋斗的你是一种打击。你会想:不也有那么多人成功了吗?要知道庸碌无为的大有人在。呵,好像言辞过于激烈了。
       韩寒是执着的,巴尔扎利是执着的,愿执着追梦的你走向成功。我期待更多的人能像韩寒写《春萍,我做到了》那些向世人宣布你的辉煌。
       时常,我会看看中央戏曲频道。尽管九零后的我不懂这门艺术,就算是我对现场版的祭奠吧。也表达我对从事戏曲艺术工作者的敬意。感谢你们,在我的启蒙时期植入美好的记忆。
       当频道换到戏曲时,无聊到快睡觉的祖母会叫我停。
       浮夸的年代,何时再来一场“古文运动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