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到:
  • 曾国藩的四大耻辱

    曾国藩早年是一个典型的愤青。单线思维、唯我独革、愤世嫉俗,做起事来手段单一、风格强硬、纯刚至猛。因此处处碰壁,动辄得咎。中年以后,他的作画风格由方正刻板变为圆通世故,大刚若柔,大智若愚,由此与官场大体相安,成就了底定东南的大业。
    这番变化,得益于一生中的几次大挫折。
    一、读书期间被考官公开批责同治五年,五十五岁的曾国藩在家书中对曾国荃回顾了他一生三次 为众人所唾骂 及三次军事大失败:
    余初为京师权贵所唾骂,继为长沙所唾骂,再为江西所唾骂,以至岳州之败、靖港之败、湖口之败,盖打脱牙齿多矣,无一不和血吞之。
    第二年,他又在家信中对曾国荃回顾了平生 四大堑 : 余生平吃数大堑,而癸丑六月(咸丰三年六月被赶出长沙)不与焉。第一次壬辰年发佾生,学台悬牌,责其文理之浅;第二庚戌年上日讲疏内,画一图甚陋,九卿中无人不冷笑而薄之;第三甲寅年岳州靖港败后,栖于高峰寺,为通省官绅所鄙夷;第四己卯年九江败后,赧颜走人江西,又参抚臬,丙辰被困南昌,官绅人人目笑存之。
    综合这两封信,让我们来历数一下曾国藩平生的五大耻辱。
    第一次是: 壬辰年发佾生,学台悬牌,责其文理之浅。
    壬辰年是道光十二年(1832年),这一年二十一岁的曾国藩又一次参加秀才考试。也许是天资确实钝拙,也许是父亲兼老师曾麟书的教育方法有问题,曾国藩此前五次考秀才,都名落孙山。道光十二年这一次,曾国藩考前下了苦功准备,考后也自觉发挥不错。结果发榜之日,却被学台(即湖南省学政,相当于今天的省教育厅长)悬牌(发布公告),责其 文理太浅 ,以佾生注册。( 佾生 是指考秀才虽未入围但成绩尚好者,由学台选取充任孔庙中祭礼乐舞的人员。佾生下次考试可免县试、府试,只参加院试即可,故称 半个秀才 。)
    在一般人看来,获得 佾生 资格也算是小有收获,值得祝贺。曾国藩却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悬牌批责为奇耻大辱。回到家塾 利见斋 ,他闭门不出,咬牙发愤。没想到这一次 悬牌批责 ,居然如当头棒喝、醍醐灌顶,学了十六年也没有学通的曾国藩有如桶底脱落,豁然贯通,突破了父亲教育下形成的文笔思路藩篱,文理大进,转过年来,第七次参加考试,终于中了秀才。这平生第一大辱居然成了曾国藩一生事业的开场锣,又一年,他就中了举人,又四年,中进士,点翰林,从此飞黄腾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