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到:
  • “网游寡妇”之死

    随着网游经济的兴起,电脑游戏已经越来越深地嵌入了许多年轻人的生活,成为与吃饭、穿衣、工作一样重要、甚至更重要的事。每当一款新游戏上线,就有众多玩家不惜请假甚至辞职回家打装备、玩升级。据统计,有的大型游戏新版本上线当天,就有超过千万的玩家同时在线,其疯狂程度可见一斑。然而,在众多 网游男 全身心投入游戏中时,他们的妻子或女友却受到冷落,产生了一大批满怀怨气的 网游寡妇 。网上 网游寡妇反网游 小组十分火爆,一度突破5000人,她们喊出了共同的心声:有网游、没我们
    在北京就有一位这样的 网游寡妇 ,她为了拯救沉迷于电脑游戏的未婚夫,和准婆婆联手要将陷入网游世界中的亲人拉出 魔界 。但拯救之举尚未成功,这位准新娘却在婚礼之前被杀,而未婚夫却依然在她的尸体前疯狂地打着妖怪
    酷爱网游,儿子成了 机器人
    又是京城一个溽热的周末,一场暴雨把北京的雾霾洗刷殆尽,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。听说周末在世界雕塑公园有一场北京相亲大会,齐玉华准备外出给儿子发广告找对象。临走前,她敲了几次儿子的房门却毫无反应,只有啪啪作响的键盘声,还能证明里面还有个大活人。这么早又玩上了,齐玉华摇摇头,心情沉重地出了门。
    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 ,让老母亲齐玉华愁眉不展的是,28岁的儿子石晓坤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游戏,至今也没有解决人生大事,真是愁煞人。其实儿子从小到大一直是她的骄傲,石晓坤在学校成绩优异,考试一直是班级的前三名,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企公司当了工程师。按说,儿子的前程应该是顺风顺水,下一步就该顺理成章结婚生子了。
    可齐玉华还没高兴多久,就发现不知从何时起儿子变了。每天早上,她总要喊上几十遍,儿子才会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去上班打卡,发展到后来一周至少要迟到两三次,有一次甚至把牛仔裤都穿反了他还不知道。慢慢地,石晓坤与同事、朋友甚至家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少,即使打电话也只有 嗯,啊,哦 几个字,然后很快挂断。衣服多日不洗,头发冒油不理,每天吃饭只扒拉两口,然后就趴在了电脑前。
    令儿子如此痴迷的,是一款风靡于网游世界的电脑游戏。
    自从迷上网游后,石晓坤除了上班时间,几乎都在电脑前忘我奋战。眼睁睁看着儿子由一个开朗活泼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 机器人 ,母亲齐玉华十分着急。她向丈夫诉苦,可丈夫却说,儿子每个月的工资都如数上交,除了爱打游戏,不抽烟不喝酒不去夜场,没有什么不良嗜好,现在的年轻人玩玩电脑游戏也很正常,等他玩腻了自然就不会再玩了。丈夫的话让齐玉华稍感安慰。可是,齐玉华发现,几年过去了,已经28岁的儿子根本停不下来
    与母赌气,儿子网上觅来女朋友
    为了与电脑游戏抢夺儿子,齐玉华想方设法为他安排旅游、给他买电影票,还给他报名参加了各种户外活动,可她的种种努力都归于失败。眼看着儿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齐玉华寄希望于儿子能谈个女朋友,如果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孩能出现在儿子的生活中,说不定他就会告别那个冷冰冰的游戏世界。
    于是,齐玉华发动一切力量给儿子找女友。可朋友和同事们帮着介绍了好几个女孩,她们一看到石晓坤油腻的头发和呆滞的表情,想也不想便扭头离开。有一次,齐玉华的一个同事给介绍了一个女孩,俩人约到什刹海见面。但石晓坤跟人家没聊几句,突然跑到旁边的网吧去了
    齐玉华急了: 天天打游戏,电脑里能长出儿媳妇来?
    你不就是急着抱孙子吗?我这就从电脑里给你打出个儿媳妇来。 石晓坤一边敲击着键盘,一边瓮声瓮气地说。
    齐玉华以为儿子是在搪塞她或者是在说气话,她也没当回事,依然雷打不动地代表儿子参加相亲大会,四处托人为儿子介绍对象。
    可让齐玉华大跌眼镜的是,2012年7月初,当她风尘仆仆从相亲大会现场回到家后,石晓坤的房间里多出了一个白净漂亮的女孩子,听口音还是外地人。
    石晓坤拉着妈妈到厨房说: 她叫彭彤,专门从重庆赶过来跟我结婚的,你准备婚礼吧。
    喜忧参半的齐玉华顿时愣在了那里。但既然儿子把未婚女友接到家里来,作为母亲她应该热情接待。齐玉华拉着彭彤的手左右端详,这个与石晓坤同龄的28岁女孩长得漂亮可爱,说话做事也大方得体。而他与石晓坤在房间里,也常常传出快乐的笑声。看到这一幕,齐玉华乐得合不拢嘴。
    齐玉华向儿子打探女孩的底细,石晓坤如实相告:彭彤是重庆人,是他在网上玩网游游戏时认识很久的网友,两人早已在网上谈婚论嫁。眼看现在两人都年近三十,加上双方父母都在催促,两人觉得时机成熟了,彭彤才专程从重庆赶来,准备与石晓坤结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