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到:
  • 我想成为鸟

    我想成为鸟 一日,一朋友问我:倘若再世,你下辈子投什么? 我不加思索地回答:鸟。 不加思索,倒不是随便说说,曾经也确实想过。活了半辈,尝够了做人的苦涩,望那天空的飞鸟,常常想着做鸟的好处。你瞧,刚才栖在松树林,现在停在柳荫间;今天翱翔在广野,明天盘旋在山林;春天北飞,秋天南往;夏天住北方,冬天歇南国 天空任鸟飞,无阻无挡,好不自然,好不潇洒。就这一点而言,为人怎能与做鸟相比呢?
    我打心底里羡慕鸟,当然还是在读了不知哪个诗人写的天空中不留一点痕迹,可鸟飞过了 的诗句之后。当时,我确实被鸟那悲壮的故事感动。我仿佛看到了在平旷辽远的的天空下,一群(或一只)鸟默默地奋力地向远方飞去,飞去,最后消逝在地平线上。
    可过后,有谁知道在这无痕的天空下,曾经有一群(或一只)鸟飞过呢?风吹过,总要令草木摆动;狗跑过,总要在地上留下足印;人玩过,常刻xx到此一游 而鸟迎风暴,斗雷电,勇往直前,可它从不将伟绩抒写在天空,从不要别人记住什么。
    又一日,朋友抄录了一首诗给我,并说:读了它,也许你不再想成为鸟了。 诗题叫《雁》,是台湾诗人白狄写的:
    我们仍然活着。仍然要飞行/在无边无际的天空/地平线长久在远处退缩地引逗着我们/活着。不断地追逐/感觉它已接近而抬眼还是那么远离/天空还是我们祖先飞过的天空/广大虚无如一句不变的叮咛/我们还是如祖先的翅膀,鼓在风上/继续着一个不完的魇梦/在黑色的大地与/奥兰而没有底部的天空之间/前途只是一条地至线/逗引着我们/我们将缓缓地在追逐中死去/死去如/夕阳不知觉地冷去。仍然要飞行/继续悬空在无际涯的中间孤独如风中一叶/而冷冷的云翳/冷冷地注视着我们。
    恰恰相反,此诗更迫切了我做鸟的愿望。